文化网首页|新闻|宣教|文化|文学|摄影|文明|多媒体|年鉴
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!登录|注册
站群:
工会网 |电视新闻中心 |《铁道建设》报 |农民工摄影比赛网 |文明网 |南京分公司 |电气化公司 |装饰公司 |工程材料公司 |城轨公司 |物资公司 |机电公司 |钢结构公司 |五公司 |二公司 |一公司
更多
当前位置:文学 > 散文 > 正文

感悟芦花

发布日期:2013-11-12 来源:企业文化网
分享到:

常听人说去欣赏菊花、梅花、桃花……因为菊花幽香,梅花胜寒,桃花艳丽,但我却很少听说谁去观赏深秋或初冬的芦花。

芦花,不过是芦苇上密生的簇簇白絮毛,貌不出众,色不惊人,无香诱人。可这一切芦花并不在乎,没人观看,倒落得个安宁自在,蜂蝶远离,成了清静生活的一份福气。

芦花在我童年或少年的记忆中并不陌生。我故乡的江堤外有一片芦苇荡,每年秋天都开满了一大片芦苇花,也许是它的平凡无奇,抑或缺少艳丽色彩,在我的脑海中并未留下深刻印象。高中毕业后,我成了中国中铁的一员,对芦花也渐渐淡忘了。记得有一次,一位朋友奇怪地问我:“芦花开得像什么?”我才恍然大悟,从小生长在长江边的我应该说对芦花并不陌生,但又何曾细看过芦苇花呢?其实,人间百事亦是如此,越以为自己熟悉的,反而越不能准确无误地形容出来。经朋友一问,我才埋怨自己以往的粗心:“哎!真的说不上来哩!”朋友笑说:“芦花,花序是圆锥形状,花色似雪,显得风致高雅,虽色彩单一,却颇得人们的青睐。”后来,有一年深秋我抽空回老家看望年迈的母亲,总算仔细端详了一下江边的芦花。我站在茫茫的芦花旁,认真地看那许多花,还摘下一两朵捧在手上,细看芦花的组成,并且若有所思地问自己,丑吗?其实,芦花并非丑得不可看,但也难说好看。开得庄重安然的芦花,似乎人们越说它丑,它越是大大方方,潇潇洒洒。

一次和朋友邂逅,我深有感触地说:“在自然界里,只要丑得有个性,也是美。这是我读贾平凹先生《丑石》所领悟到的。”朋友笑了,点点头:“凡是花、石或者人,都不可以‘相貌’、‘衣冠’、‘出身’来衡量价值。”

记得小时候听老人说,解放前漂泊在江湖的渔民,每当深秋芦花成熟之际,他们纷纷弃船上滩,来到芦苇荡剪芦花,以此做棉被御寒;岸上的平民百姓也来剪芦花,编织芦花毛窝,据说比布棉鞋还暖脚抗冻呢!如今在一些水乡集市上,物美价廉的芦花毛窝,还是人们冬至时节的抢手货,自然成为一些人致富的好门路。看来,这平淡的芦花,开亦清静,去亦清静,与世无争。有诗云:“夹岸复连沙,枝枝摇浪花。月照深似雪,无处认渔家。”

我觉得,在心灵深处保留一份芦花的形象,倒是耐人寻味的。因为它既没有自卑的心态和求荣的贪婪,又给人以清白的象征和无私的奉献。(左新国)
 

文章录入:韩波      责任编辑:
相关阅读
姚李论坛

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