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网首页|新闻|宣教|文化|文学|摄影|文明|多媒体|年鉴
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!登录|注册
站群:
工会网 |电视新闻中心 |《铁道建设》报 |农民工摄影比赛网 |文明网 |南京分公司 |电气化公司 |装饰公司 |工程材料公司 |城轨公司 |物资公司 |机电公司 |钢结构公司 |五公司 |二公司 |一公司
更多
当前位置:文学 > 散文 > 正文

芋头丸子

发布日期:2013-11-19 来源:《铁道建设》报
分享到:

■散文/○段传坤

下午临下班前,家属区油炸的香气忽地飘了过来,像是红薯味,也有点南瓜的味道。我扭头看到母亲操着漏勺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。“妈,今晚炸丸子吧,要芋头的!”于是,母亲开始忙碌起来。

她现在是不要我帮忙的,想给灶台加把火,她都要喊父亲来做。想起小时候的“干活”经历,最怕的莫过于剥豆角,一坐一个下午,大拇指被豆汁泡软了,换中指慢慢地抠。后来,我学“聪明”了,放学看到一大摞豆秧就赶紧剪指甲,剪得越短越是开心,然后主动找母亲去证明,我今天没办法剥了。躲在卧室幸灾乐祸地看着姐姐长长的指甲——她平时欺负我的“武器”,将面临一场“酷刑”,甚是得意。

现在不要我干活反而有点不适应,用她的话说:“难得回来一次,去屋里看电视吧,做好了喊你!”

充满油烟的厨房挡不住我食欲的贪婪。我来到母亲旁边,拣刚刚出锅的入口。母亲看着我吃得香,身体上的疲倦也就荡然无存。

大约八岁的时候,我竟然吃丸子吃“醉”了。看到那晚我神神叨叨地说胡话,母亲分析说应该是油大了,把脑袋吃得堵住了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不禁哑然失笑,迷迷糊糊的童年有着那么多的糗事。

这些年来,母亲一直在我面前提起有关于我的种种笑话,常挂在嘴边的莫过于一件我都记不起来的往事。她说我小时候又黑又瘦,隔壁冯嫂有一次对她说:“你可要把你家孩子天没黑就带回来,不然太阳一落山可就看不见他了。”我都工作两年了,现在回家她都会再次提起,每一次说完,她都是自己先笑了。

文章录入:luhui      责任编辑:段传坤
姚李论坛

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