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网首页|新闻|宣教|文化|文学|摄影|文明|多媒体|年鉴
欢迎您来到企业文化网!登录|注册
站群:
工会网 |电视新闻中心 |《铁道建设》报 |农民工摄影比赛网 |文明网 |南京分公司 |电气化公司 |装饰公司 |工程材料公司 |城轨公司 |物资公司 |机电公司 |钢结构公司 |五公司 |二公司 |一公司
更多
当前位置:文学 > 诗歌 > 正文

母亲. 锄头

发布日期:2013-08-24 来源:企业文化网
分享到:

母亲 . 锄头

母亲,曾经在战场上冲锋陷阵。

锄头,是母亲手中的枪。故乡的那片土地,是母亲战斗的地方。

母亲深深地懂得,有了手中的这把锄头,就有了自己的一片天地,有了一家人的梦想。母亲的梦想如同那朝阳的升起, 每一天都在更迭。孩儿的希冀朝着母亲扛着锄头耕耘的方向出发了,朝阳无限。

母亲默默紧握着锄柄,用力刨着脚下的土地,许多辛酸的泪水连同汗水,浇灌土地,肥沃庄稼,茁壮孩儿的梦想。

母亲用锄头开垦播种的土地,也开垦孩儿通向学堂的小径,开垦孩儿加入筑路者的行列。

母亲用锄头种植田里的五谷,也种植了孩儿从小知道“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”的简朴真理。

母亲的锄头每年淬了很多次火,用树的根、用稻的脚。

母亲的锄头每年磨了两次锋,用大地的露、用月亮的光。

有一天,母亲终年劳作的腰弯成如同锄头的角度,如弓,射出心中的祈愿。

母亲毕竟老了,已拿不动那把沉重的锄头了。多少年为了祖国的铁路建设,我一直在外流动、奔波。偶尔探亲回家,我总是渴望摸到伴她大半生的那把锄头。我想告诉我的孩子,这一切都是母亲用这把锄头种出来的,包括我,以及你。
 

捣衣

母亲,要用多少次的扑打才能熨平这件单薄的衣衫?时光,俨然停搁在某段历史的瞬间,又是一年春逝去,我面带沧桑,伫守在寂静的河流。

母亲要用多少寻觅才能唤回父亲的逝去?多少无奈、冲突,甚至是悲伤过后的绝望,我都在独自穿行而又心存不甘。除了一阵又一阵的水花,在梦中悄然流消,还有什么让我洗亮内心的石头。

母亲,要用多少坚硬的锐器挖掘早已匍匐的身体?要用多少热爱浇灌龟裂的苍穹,才能把我送到柔软的地带?像一颗老柳树,它看到了一切,在风中哼着不变的歌谣。

如今,我的纸上洇开朴素的声音。

我是如此相信,在故乡的池塘边,有您,微笑如初。

母亲,无论选择怎样的生活方式,只要健康地活着,便是孩儿一生最大的幸福。(左新国)

文章录入:韩波      责任编辑:
姚李论坛

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143号